陪读妈妈在新加坡的前半生

发布日期:2018-08-15 14:35

陪读妈妈在新加坡的前半生

发布日期:2018-08-15 14:35
分享到:

我每天的生活,都从喧闹纯真开始。

 

 

清晨站在一所童趣大花园里,我叫得出每一位前来报到的小花骨朵的名字,分享他们或甜蜜或忧伤的小秘密;

 

他们看见我,会欢快大声呼喊,有些小可爱就干脆直接跑上来向我索抱;随行的家长和我热情打招呼,有时会向我倾诉孩子们在家的夸张表现或者对老师某些言行的不满意,我耐心的沟通总能让他们释怀;

 

我愿意做孩子的守护神,因为我永远愿意面对并探讨、解决育儿问题,而不会是责备。

 

 

我是幼儿园老师;

我的另一身份,是陪读妈妈

 

 

我是千万个陪读妈妈中的普通一份子,来自国内相对封闭的内陆城市,十年前在儿子毛毛8岁时,因为感情破裂,我和身为公司高管的前夫离了婚,并且成功争取到了毛毛的抚养权。

 

 

无论如何,离婚的心情总不会太好。想给自己换个环境,更主要想让单亲家庭对孩子的心理阴影降到最小,毕竟街坊邻里的闲言碎语,迟早会飘进孩子耳里,虽然他当时还少不更事。

 

 

我是重点中学的数学老师,一直觉得分数至上的“题海”战术是对孩子的摧残,就有人建议不妨考虑让孩子到新加坡去读书。

 

了解之下,我对新加坡中西结合的教育模式很是动心,孩子考进政府学校,一个月才一百多新币的学费也还能够承受。

 

其中最吸引我,又最让我踌躇思量的就是陪读妈妈政策,毛毛还小,我能陪在身边照顾当然好,可是也意味着我要放弃体面稳定的职业,去异国他乡独自打拼。

 

 

我准备得比较充分,加上新加坡留学中介的帮忙,很快办妥了一切手续。我揣着全部积蓄换来的3万块新币,带着10岁的毛毛来到新加坡开始了新生活。

 

在国内就学习基础不错的毛毛,顺利通过了AEIS入学考试,就读三年级。

 

毛毛很快就喜欢上了新学校。我心里有点打鼓,小学只上半天课而且课外活动很多,家庭作业很少,过于轻松的学习能打下扎实基础吗?接送孩子时,就有意和当地的华人家长攀谈,发现大家都有校外补习。

 

 

上网找,也挨个找华人家长打听好的补习班

 

我自己也不闲着,毛毛的辅导材料,我一边查英文释义一边钻研,每天都陪着学习。

 

功夫不负有心人,虽然毛毛的英文基础还比较弱,上四年级的时候,他就在学校最好的班级了。

 

毛毛在国内已经学了钢琴,来坡后我也很快买了架二手钢琴,让他能继续接受音乐艺术的陶造。

 

 

刚来的时候我们租的是组屋的普通房,楼下就是食阁,到了晚上很喧闹,尤其是周末,乒乒乓乓收拾盘碗的声音一直持续到午夜,常有年轻人大声的说笑打闹;

 

楼下还有个停车场,深夜常被摩托车的轰鸣声惊醒;

 

住了好几处组屋都是各种嘈杂。

 

 

直到后来我下狠心,搬进了公寓的普通房,毛毛终于才有安静的学习生活环境,当然租价也贵了不少。

 

数次找房子搬家也挺辛苦,每次都是我肩扛手提大包小包,孩子也很懂事地帮忙。

 

毛毛的各类培训费用加上房租等,超过了我的预算,前夫付的抚养费在当地不算少,但远不够支付我们在坡的费用。

 

好在陪读签证一年之后就能找工作,眼看积蓄迅速减少,我得自力更生,确保毛毛在新加坡完成学业。

 

 

找工作让我认识到了现实的残酷,之前的找学校找房子找补习班,扛大包修马桶……,曾经自怜很辛苦,原来都只是小儿科。

 

这里的数学是全英文教学,我过去的工作经验被归零;英文不好,在新加坡连个简单的办公室工作都找不到,陪读签证找工作遭遇了不少白眼。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华人开的食阁摊位帮厨,拿惯粉笔的手拿起了菜刀。

 

每天几个小时站立着各种忙乱,汗如雨下。

 

苦累我可以忍,关键是晚上收工太晚,顾不上毛毛的晚饭和学习。

 

这份工做了一个月后,我就果断退出了。

 

在儿子一个同学的妈妈介绍下,我去面试了幼儿园的助教工作。

 

说来也真让人沮丧,在国内我是重点中学老师,在这里连做幼儿园老师的资格都没有,助教说白了就是给老师打打下手,只能给孩子洗澡换衣服、帮老师准备教具……。

 

 

助教工作的薪水很低,给我这个陪读妈妈开的还打了折扣。

 

后来我又找了一份服装店员的工作,薪水还算满意也较清闲,可收工时间还是太晚。

 

 

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陪伴孩子更重要。

 

有一段时间完全没有工作,于是我去做了打扫卫生的钟点工。

 

常常腰酸背痛,手泡得发白;

 

晚上躺在床上,身体的不适和无人倾诉的孤独常让我默默流泪;

 

 

我是母亲,孩子唯一的依靠,为了他,我要坚持下去。

 

最怕的是遭遇误解和歧视。

 

每每被证实“陪读妈妈”身份时别人的异样眼神,看房时有好几个屋主因为我是陪读妈妈,就一口拒绝出租……

 

我做钟点工的时候,有次那家安可趁安娣不在,居然对我言语挑逗,还过来拉我的手。

 

我板着脸严词拒绝,立即就离开了。

 

没想到下次去他家辞工、结算薪水时,倒被安娣狠狠羞辱了一番,倒打一耙说我干活“鸡手鸭脚”还趁机勾引她老公。

 

原本百多块的辛苦钱,只丢出二十块打发我。气不过和他们理论,不但把我连拉带扯推出门外,还扬言要报警,说我应该滚出新加坡。

 

那次我一路走一路眼泪止不住,可是我也倔强地想,要更加努力,好好培养毛毛,把他送进最好的学府。

 

事实上,从幼儿园的助教工作辞职之后,我就报读了幼教课程的兼职课程,尽管白天工作,晚上读书、陪孩子,蜡烛两头烧忙得团团转,好在两年多以后,顺利拿到了幼教文凭。

 

再去应聘幼儿园华文老师的工作就顺理成章多了,薪水也不再任人宰割。我本来就有做教师的经验,在幼儿教育工作中,我一如既往认真负责,园长对我很是倚重。

 

 

在幼儿园工作了四年,现在的我薪水足够支撑毛毛在新加坡的学业和我们娘儿俩的生活,也已成功申请到了就业准证。

 

我的孩子毛毛,已经长成了高大男子汉,目前就读初级学院,各方面都挺优秀。明年就要A水准考试了,他很有信心。

 

 

虽然一路有波折,我对新加坡依然感恩,在这里也遇到过很多好人给予我们母子无私的帮助。现在的一切都让我知足而不满足。

 

至于未来,或许我会继续留在新加坡,为此报读了英文课程,毕竟这里还是英文主流社会;也许我会在毛毛上大学之后回国,我需要一个家,毕竟陪读妈妈的身份让我很难在新加坡找到真正的归属。

 

在新加坡的你有着怎样的人生故事?

欢迎在评论区分享

 

也可以加入新加坡宝爸宝妈群

和大家一起交流养娃心得

 

 

copy right © 2011-2018

本文内容由智选择优发布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未经许可不得抄袭,翻版必究

阅读更多文章